谢谢你能点进来看一看ヾ(*´ー`*)ノ
头像@君子怀德

红月杏/退坑之时小哥哥们的反应

*ooc

 

莲巳敬人

你抱着离校手续文件,敲了敲学生会办公室的大门。几乎是敲门的同时,房间里传来声不大不小的应答,你推门走了进去。

“来了?”

“嗯。”

办公室的其他干事都走光了,仅剩了莲巳敬人一个。各种重要的,不重要的文件像小山一样堆在他桌上,硬生生将他按进了忙碌的海。他趁你进来的片刻,取下眼镜揉着酸痛的眼睛稍作休息,同时朝你点头示意将文件放到他正面前去。

桌边的垃圾桶里混乱地塞着几罐即饮咖啡的空瓶。疲惫占据了整个房间,空气闷得人有点喘不过气来。

你趁他在看文件的空档,绕到窗前将紧闭的窗打开了。

审阅文件不需多时,他很快便将手续通读完毕,将学生会的印章盖好了。你...

【狱纲】渐冻

* 私设世界观

* 兔→狗

* 也许会有后续


这不是普通意义上的疾病。


完全是我擅自给它取的名字——以我可怜又枯燥乏味的思想,无论如何也没法生造出一个多么华丽又切合的名字给这种病,只能干巴巴地借了世上本就有的某疾病的名字来,描述这个应当称之为精神类别的疾病。


它是具有传染性的。像春天的风带着蒲公英的种子,每一分每一秒都有人携带着它顽强的孢子,散播到更遥远的人群中去。然而将它的传染途径比作真菌都是对真菌的侮辱,真对不起啊真菌们。


渐冻阻塞人的思想,如同冬天夜晚的冰湖咔咔地结着冰,一点点地将记忆与情感冻结,直到抵达人脑最为核心的部分。完全发病的人几乎不能称之为人类。他们没有思想...

12:30P.M.【夏杏】

*ooc

*逆先夏目x小杏

“小猫咪i?”

被人在用手掌在眼前晃了晃,杏才从恍惚的状态中惊醒过来。努力眨了眨还残存着朦胧睡意的眼,逆着刺眼的午后的太阳,艰难地在明晃晃的一片光中捕捉到了一缕红色的发。她几乎是一瞬间就明白了喊醒自己的人是谁。仅仅是意识到这个事实,她的嘴角便毫无自觉地上扬了一些。对于此时此刻正站在杏面前的逆先夏目来说,那实在是张令人不由得心跳加速的可爱笑脸。

“咳…嗯n,在这里午睡会着凉哦o。”

逆先夏目清了清嗓子,或许是为刚刚沉溺于那个微笑的几秒钟失态作掩饰。很快他就调整过来,自然地在杏倚靠着的大树边坐下,拾起脚边躺在草地上的野花在掌心把玩起来。

杏的视线一直落在他身...

【薰杏】冬

*ooc

薰→杏


风狠狠撞上门,将它关上了。


声音在房间里撞来撞去,许久才平息下来。羽风薰摊进沙发里,冲冻得发红的手指轻轻呼着气。


房间里不比房间外暖和多少。羽风薰起身给暖手袋插上插头,只一会儿回来,好不容易给体温养得稍暖的沙发这会又凉下来了。


好想来一杯温柔的热可可啊。


抱着腿缩在沙发的一角,进屋半天连围巾都不舍得取下。羽风薰把脸埋进羊毛围巾里,侧耳空气里只有热水袋充电时咕噜咕噜的响声在回荡。


——————————————————————


“前辈。”


被猛地从梦境中拉醒,羽风薰还有点晕乎乎的,视线里突然撞进来张精致的脸,不知是否为本能,目光全部聚...

【兔杏】秋

*ooc


仅仅是推开吱呀作响的老旧木门走到屋外去,风就洋溢着热情凑过来了。它走得太急,卷起了不少懒洋洋趴在地上的棕黄色树叶,道路两旁的树被风的鲁莽冲动吓了一跳,纷纷不满地摇起头来。


打着呵欠的苦咖啡色的叶没抓稳逐日干枯的枝丫,一片接一片摔进了风的怀里,风笑嘻嘻地搂着它们轻轻送到地面上,和已经被晒得暖洋洋的叶躺在一起,接受阳光的洗礼。


一个暖和得让人昏昏欲睡的秋日午后。


女孩带上屋子的门,抱着外套跨进了阳光里。她的背挺得很直,步伐轻盈,像极了她此刻的心情。


迎面凑过来的风身上暖暖的,带了点阳光的味道。


深棕色,金黄色,各不相同的叶懒懒散散地躺满了林荫道,太阳偷...

感冒【凌游凌】

*神代凌牙x九十九游马 两人互相喜欢 无攻受
*半架空
*把妹鲨从鲨鱼的后座上取走了,希望妹鲨不要揍我

“哈啾!”
神代凌牙的衣服随着那声音突然被抓紧,又慢慢松开,又变回堪堪能拉住衣角的力度。
这已经是一路上的第五个喷嚏了。
正值下班放学高峰期,公路被各式各样的汽车挤得满满当当,凌牙驾驶着机车在车流的缝隙中穿来穿去,车灵活得好似他自己的一部分,在烦人的车潮中丝毫没有影响前进速度。
只是运气似乎不太好,两人总是碰到从头开始计时的红灯。
“喂,笨蛋不是不会感冒的吗?”
又是一个红灯。凌牙靠路边停了车,拉拉好自己被风吹飞了的围巾,白雾随着他呼吸与说话从口鼻飘出来,颜料一般逐渐在冰冷的空气中晕开,然...

【嘉幻】sink

*一时兴起的产物
*半架空,ooc注意

        紫堂幻说不出那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究竟是畏惧,还是艳羡,或者二者皆有呢?
        对于那个闪闪发光的大赛排名第一的人,渺小如他只能抬起头仰望着,在最低最黑暗潮湿的地方看着站在顶点的那个人一脸傲慢地俯视全世界。高处的风吹拂着他的头发,温暖的太阳光照在他金色的头发上,耀眼得有些晃人的眼睛。
   ...

凛杏/柠檬味水果糖

*凛杏暗恋向

*杏视角

        “小杏最近是不是太宠凛月了?”
        和隔壁班的衣更真绪在楼梯转角碰到,手上的书掉了一地。我们俩互相道着歉手忙脚乱地收拾一地狼籍,他突然这么冒出了一句。
        “有……有吗?”我心里一紧,打着哈哈混了过去,“其实大家都很宠他的吧……”

         ...

fn杏/退坑之时小哥哥们的反应

*fine全员x杏
*日日树涉部分的歌词出自About Me(蝶々p)
*ooc注意

姬宫桃李
        他紧拽着你的衣角,眼角噙着泪花,鼓着脸颊,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你本以为他会一直抓着你不肯放手,正想开口劝慰时他却冷不丁把手松开了。你心里有些吃惊,又见他再次轻轻拽住你的衣服下摆,低着头吸了吸鼻子。好一会儿,才用带着点哭腔的声音开了口。
        “虽然我也想要是小杏一直做我的奴隶二号多好……但是这样子就任性过头了。”
   ...

夜色/薰杏

*千夜一夜卡池的flag
*祝食用愉快

        烤肉庆功宴结束之后,羽风薰提出天太晚了要送小杏回家,杏再三考虑终于还是抵挡不住薰的软磨硬泡答应了。
        两个人慢慢走在路上,路灯隔一段路投出一块明亮的区域,身边偶尔经过三三两两赶着回家的路人,旁人的影子被时有时无的灯光映照得有些不分明。这是两人难得的独处时间,薰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将双手插进裤子口袋里,有一搭没一搭为缓解尴尬气氛和杏聊了起来。薰趁杏扶着下巴思考他抛过来的话题无暇顾及他,侧头观察...

© 鸣啭 | Powered by LOFTER